模仿中學習  

 

府鑫郵票 顏色偏黃版 正確版  們從小到大學習聲音的管道不外乎就是透過模仿,所以在成長的過程中跟什麼樣的人生活,我們很有可能就會模仿到這些人的聲音使用。比如說如果從小到大就跟退休的老榮民爺爺住在一起,長大之後說起話來就會比一般人更字正腔圓,音量可能也會比較大。又例如說哥哥是日本御宅文化的愛好我是說研究者,那麼小時候那些娃娃音操作的動畫歌曲對妳來說耳濡目染,那麼長大之後妳很有可能就會有娃娃音,而妳甚至覺得這個現象是天生的。所以模仿這件事情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不斷地被我們反覆進行著。

但這也是模仿可怕的地方。

為什麼我會說它可怕,是因為當我們無意識地模仿時,我們不知道自己正在處理『分析、動作解讀、發出聲音』的這個過程。而所謂的無意識就是直接跳到最後一個程序,也就是『發出聲音』。可憐的是如果我們長期這麼做,以後我們的腦袋就會自動幫我們演算前面那兩個程序,直到這兩個程序被身體行為內化,變成只要發出聲音就應該…”的既定行為,最後你就真的回不去了。

當然這些也不全是壞事,畢竟模仿是學習的重要管道之一,尤其在聲音的使用上更是如此。那麼與其無意識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模仿,不如我們就故意去模仿,透過有意識的操作,讓我們去重新啟動分析和動作解讀。

 

剛剛好最近的綜藝節目上就還滿流行模仿這類的表演,比如說這個女生

 

會像的原因是因為她抓到了原唱在這首歌裡面會故意把咬字縮減到只剩舌頭的動作,然後每個尾音都故意維持添加一個的感覺,也就是舌根微微上抬的動作。

而這位模仿者也會故意學原唱的哽咽音,比如說「以我不懂的」這裡或是類似的地方加入舌根下降、稍微憋氣的動作,聽起來就有七分樣。

那原唱長什麼樣子?>>>梁靜茹-會呼吸的痛

 

撇開錄音版本不討論,基本上就是上述動作的縮小版,然後把那些力氣都減少到一半以下,空氣的輸出也直接很多,聽起來飄來飄去的感覺就會減少。

所以有意識的模仿就可以讓你用你想用的聲音去演唱任何一首歌,只要你有經歷分析和動作解讀就可以了。因為其實就是拿一樣的動作去唱不同首歌。

 

那麼沒有意識的模仿其實很容易被人說唱誰的歌就像誰,像這個人就會有這樣的特質。   

 

李聖傑的發聲慣性往往是先給一個往上塞的動作,所以我們可以聽到一個很明顯的鼻音,然後他的咬字都是往左右的橫向發展,所以口腔空間會被塞得比較小,且聲帶被上面那兩個動作拉長,較為靠攏,音色上會比較銳利且扁平。

而蕭敬騰除了有一股往上塞的感覺之外,他還同時做出一個具有嘔吐感的舌根下壓動作,所以聲音比起李聖傑會多一份厚實感。那麼如果讓動作維持在上述的基調下,音色就會跟這兩位歌手類似。

>>>李聖傑-痴心絕對

>>>蕭敬騰-原諒我

因為這位演唱者是無意識模仿的,所以聲音聽起來其實沒有第一位演唱者來的那麼刻意,表現起來也頗自然,但是我寧願同學在學習的過程中變成第一位演唱者,去刻意的模仿,去分析、去解讀動作,最後歌手的特色聲音不僅會內化於你,你還可以收放進任何你想要的歌曲裡,這樣一來才會有是有效率的模仿學習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BSystem 的頭像
VBSystem

Vocal Balance System

VBSyst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