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近唱歌跟說話的距離   

 

府鑫郵票 顏色偏黃版 正確版  近滿多朋友問我說為什麼他們自己唱歌的聲音跟原本說話的聲音相差很多,甚至會像是完全不同人似的,可不可以幫助他們用本嗓來演唱。本嗓,許多人對於這個字眼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狂熱執著,覺得它是一個人最完整並且最厚實的音色,所以在唱歌的時候我們應該要盡力的待在這樣的發聲狀態底下,聲音才會表現的完整且動聽,但是這樣的設定其實給我們很大的設限。因為我們不是機器,不可能用同樣的語氣述說全部的事情,又不是在報告新聞,必須用中立無感的語氣去述說事件,再說就算是新聞主播,也會摻雜他們想要強調某些特定詞句的抑揚頓挫。所以就算是再沒有情緒的報導我們都可以微妙的感受到說話者是不是比平常還要熱情或是冷淡一些。而左右我們能否聽出這些微妙差別的因素,就是說話者語調上不同。

Self-Definition


語調是我們在說話時,利用調整音準來強化或是扭轉原本要傳遞出去的口語訊息之工具。所以在不同的情況下,同樣的詞藻可以作用在數個不同的語調裡。因此,如果要我定義"本嗓",那我會說它是"就大部分的人在常規經驗下,要說出某字、句或聲音,以及搭配其情緒的語調所製造出來的嗓音,既為本嗓"。為了解釋這繞口的一段話,舉個簡單的例子會明朗許多:假如我們要說"你怎麼可以這樣",那麼如果我們這時候做出一個打哈欠打到一半,然後硬是再加上憋氣的力氣來說這句話,那麼這句話就會被你說的很糾結,同時你可以聽出音色是難過、語帶渴求的。又或者一樣是打哈欠,但是故意再浪費一點空氣,那麼聽起來就會有些慌張或是無助。

20141106180049068  

那麼我們換作做一個吞嚥吞到一半隨即停止的動作,並且不要憋氣,依照平常說話的壓力說出同一句話,那麼音色就會比較細而銳利,可能會充滿鼻音,同時部分的人會覺得這樣的聲音比較女性化,也就是會呈現出一個撒嬌或是有點雀躍的感覺;最後我們用像是被老師從座位上叫起來,在全班面前唸課文一樣的感覺來說這句話,會展露出平板、了無生氣的聲音,這樣將會給人有種事不關己或是冷漠的感覺。那麼從這三個例子來看,哪個會是你的本嗓?

就我看來,答案是三個會都是。只是因為出現了不同的狀況,我們用自己覺得適當的語調來說這些字而已。所以只要語調跟文字的組合不衝突,不會讓聽的人組織不起來而毫無頭緒,那就不會超脫出本嗓範疇。所以本嗓是會隨著要說的事情而改變。

A5 拷貝  
  

其實不只是我們平常人,連歌手偶爾都會給聽眾這種"大幅度改變他/她本來嗓音"的感覺,讓聽眾覺得歌手變了個人,好像換了嗓子似的。先前不久就在曾經參加過快樂男聲以及中國好聲音的李行亮的聲音裡聽到這樣的變化。

從我認識他的聲音以來,我就覺得他說話的聲音稍微扁扁的,喉頭有一點抬高,再加上些微的憋氣,聽起來有那麼一種冷漠或是不屑的距離感,但是換到唱歌的時候,這個憋氣的感覺就又會被他移除掉,音色會直接昇華成一種興奮的語調:

 

  

配合著歌詞以及旋律,他在這裡的語調是選擇像是雀躍的要見到久逢的某人,又有點渴求對方不要忘記的感覺。光憋不憋氣語調就會相差這麼遠,當然這樣的操作不會讓我們覺得唱歌跟說話的聲音不一樣。
但是後來聽到收錄在他2014年3月所發行的專輯"點亮"裡的《學會》的時候,就有非常明顯的差距:

 

 

這首歌就可以聽到裡面的基準語調就跟他慣用的方式有很大的出入。可以聽出第一句開始就出現了稍微低喉頭然後氣音的動態,這樣就會是一種無助,無能為力的語調。然後到了副歌,就會出現一樣是低喉頭,再加上一點點憋氣的動態,就又會導出之前提到的難過、渴求的語調。當然這些是他在演唱時比較不常使用到的語調,所以當我猛然一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還真認不出這是李行亮的聲音。話雖如此,卻也沒有讓我感覺到做作或是讓官能覺得衝突。對我來說,他就是直接調整他的語氣,讓文字的意思能與其配合,使聽眾可以很迅速地整理出邏輯,聽眾的接收才會直接,因為就常識下聽眾會了解這就是語調上的變化罷了。

 

所以在覺得唱歌的聲音很不自己的時候,不免停下來,用剛剛唱歌的音色,使其轉化成自己平常說話的語調,再帶到日常的對話中,看看它會是什麼感覺。如果覺得很突兀,就不要想著"唱"出聲音,直接用你想要表達的語調來"說"這句話,一旦我們認定自己是在改變語調而不是音準,就會很明顯的接近說話時的本嗓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Vocal Balance System

VBSyst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