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ney-cover  

府鑫郵票 顏色偏黃版 正確版 久之前,我才在搜尋有什麼好聽的歌。才發現其實現在會唱的人還真不少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歌聽起來就少了一點什麼,總之是好聽的,但就是不動聽。後來我發現,其實這樣的狀況也出現在學生身上。比如某些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學生(有能力協調喉部肌肉的技術)會開始被別人說唱歌的情感投入太淡、起伏太小甚至沒有感情等等的。這時候如果問我怎麼唱出情感,我還真的不知道從哪裡下手,因為表達這種東西,攸關於一個人的個性,所以我要傳達的東西不一定是你/妳要的,相反亦是如此。想要學習表達,其實我個人覺得最重要的是想像力,要提升它說真的看書最實在。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愛看書。所以我會推薦,去看迪士尼的動畫吧─因為大部分是闔家觀賞取向,裡面角色的行為表現都比較浮誇,而且每個角色的個性刻劃明顯,背景也顯著,所以你會發現動畫裡面的情感多半都直來直往,明瞭易懂。比如說比較明顯的幾個例子好了:

這部動畫是迪士尼1997年改編於希臘神話及羅馬神話的大力士,而這首歌的故事背景是一個半神人因為神力而顯得格格不入,想在人界尋找屬於自己的存在感。

我們會發現他一開始的聲音使用會故意抬高舌根,讓咽喉空間縮小,製造出比較扁細的聲音,那目的就是為了先待在青少年這個基準上。然後他一開始是偏向氣音,但是不是嘆氣這麼重,也沒有太多餘的漏氣聲,就是輕輕的氣音,就像跟自己說話一樣,也因為他這麼做,所以在〝where a great warm welcome…〞他做了個喉頭再抬升一點然後聲門稍微再緊閉,做出一個被人緊緊抱住快要喘不過氣的聲音。那麼到了下一句〝where the crowds will cheer〞之後,語氣氣音變少,尾音也做短,但音量一樣偏小,所以呈現一個期許,但是又不是這麼確定的感覺。後來他回家之後,他的養父母告訴他實情,於是他決定跋山涉水的去神廟尋找答案。在去神廟的過程中,他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格格不入,知道它其實屬於別的地方,所以在演唱裡面雖然一樣抬著舌根維持著青少年的基準音色,但是空氣給的很大量,促成一股因為氣流而產生的下壓力,讓聲音變得寬廣,會給人一股大聲說出事實的自信感,在這裡就會是自我肯定的感覺。

 

再來值得一提的就是迪士尼1989年出品的小美人魚:故事情節是女主人翁(愛麗兒)嚮往陸地上的生活,但是她的父親,也就是人魚王,他極度反對人魚與人類接觸,並且述說人類的各種不好。所以愛麗兒抱著自己與父親兩人對於人類的矛盾見解,來到她自己私藏人類文明物品的地方演唱了這一段翻唱率頗高的一首歌:

前幾句的演唱,幾乎沒有任何尾音,都是用急停的方式處理,會有一個詢問別人意見的感覺。到〝…girl who has…〞那裏突然有個低喉頭的動作,就突然出現一個比較寬場的聲音,會有一個囊括的感覺,用來對應everything。到了下一句〝Look at this trove, Treasures untold…〞,她就把喉頭稍微抬高,儘管氣流還是通順的,但是因為突然的喉頭抬升就會有一個類似憋氣的小動作,就會營造出一個窒息的神祕感;〝…how many wonders can one cavern hold?〞這邊就很多嘆氣的聲音用來感嘆外面的世界不是一個洞穴就可以裝得下的…。然後她用興奮的語氣告訴小比目魚她有哪些收藏,隨即又馬上轉下語氣跟他說〝no big deal, I want more…〞尤其在I want 那邊有個從vocal fry出發的聲音,形成一種微弱的哽咽感,告訴聽眾她擁有這些不代表她快樂。我們會發現她每一句每一句都述說著一些情緒,接下來用歌詞排列的方式會比較好懂:

 

I wanna be where the people are → 嘆氣音多,偷偷許願的情感

I wanna see

Wanna see 'em dancin' → 氣音變少,聲音變大,由偷偷變成確定、興奮

Walkin' around on those

What you call them? oh - feet → 聲門微開,不確定

Flippin' your fins you don't get too far

Legs are required for jumpin', dancin' → 特別是Legs的地方,直接給它一個笑的動作,讓這些是事情變得相對有趣

Strollin' along down a

What's that word again? street

Up where they walk, Up where they run

Up where they stay all day in the sun → 用一點低喉頭、聲門稍微閉合、音量漸強,出現仰望的感覺

Wander and free - wish I could be

Part of that world → 低喉頭減少,但閉合還在、音量漸小,期許感覺

What would I give

If I could live → If嘆氣,有質疑感覺的假設語氣

Outta these waters?

What would I pay

To spend a day

Warm on the sand? → 聽起來有蘋果肌往上提的動作,會有笑意的感覺

Betcha on land

They understand

Bet they don't reprimand their daughters

Bright young women

Sick o' swimmin' → 聲門緊閉,不甘願的感覺

Ready to stand

I'm ready to know what the people know

Ask them my questions

And get some answers

What's a fire and why does it

What's the word? burn → 有點低喉頭、閉合增加、音量增大,屬於確定的感覺

When's it my turn?

Wouldn't I love, love to explore that shore up above? → 低喉頭,瞻望的感覺

Out of the sea

Wish I could be

Part of that world → 聲門微開、空氣減少,有個偷偷或是暗許的情緒

 

我們不難發現雖然這樣的表達方式略嫌誇張了一點,但它傳達到聽眾這邊的時候卻也直接明白。如果當下我們來常是這樣的演唱方式時,就會發現這根本就是在演戲,但是確實演唱就是濃縮版的演戲,它就是利用有限的台詞以及時間來傳達非常濃厚、到位卻又不做作的表演。所以被說唱歌沒情緒的人,不訪利用這樣的方式來揣摩一下歌曲到底怎麼〝表演〞,只不過流行音樂可能沒有這樣好的詮釋空間,不過至少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激發自己對應歌詞、故事背景的想像力。

最後就用同樣的邏輯來聽聽迪士尼的一個經典男女對唱: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Vocal Balance System

VBSyst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