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ISUN    

 

府鑫郵票 顏色偏黃版 正確版沒有人也有過這樣的情況:明明平常是一位好好先生,但是當你坐上駕駛座後,就會完完全全變了個人,成為眼神兇惡,個性暴烈的駕駛者─我就是這種人,所以當我在開車時,我聆聽音樂的選擇會變得相當的主觀,只要一覺得不順耳,就會立刻轉台,也因為如此,除了左手常態的握著方向盤外,最忙碌的其實是我的右手,因為我會不停的選台…

學生情人孫羽希,這個名字是當我行駛於高速公路上,在廣播裡聽到的。當廣播開始播送〈很愛很愛你〉時,我停下我暴躁的右手食指,選擇聽下去。因為比起現在糾心斷腸、死去活來的華語歌愛情觀裡,這種整體感覺比較內斂的歌曲是我近期比較少機會聽到的類型,一方面覺得新奇,一方面覺得其實耐聽,所以認真地把它聽完了。當然聽覺胃口被養大的部分聽眾朋友們應該會覺得這樣的情歌整首聽下來並沒有什麼起伏,也沒有什麼驚喜之處,更顯得了無生趣。但比起澎湃洶湧的情緒誇張鋪陳,我覺得孫羽希這樣的演唱其實才充滿誠意,不用浮誇得像是要傷心斷腸卻也能把情感唱得掏心掏肺。

 

 

後來把她的歌搜尋了一番,發現孫羽希其實很適合演唱這類淡淡鋪陳的歌,儘管是唱旋律慢板或是歌詞內容偏向怨懟的曲子,從她的歌聲裡面就是會感受到一股冷靜的態度。

冷靜。為什麼是這個元素會讓我會覺得好聽呢?許多人就會問我,唱歌不是一種表達嗎?像她這樣冷靜的演唱,不就沒辦法把想要傳達的情緒表達清楚嗎?其實並不盡然,就跟說話一樣,情緒等級也有程度的問題,沒有理由一個人的情感拿捏不是無感就是暴怒,又不是神經病,轉變得這麼快是要幹嘛?除非要表現歇斯底里的精神狀態,不然急速地從0到100催油門式的表達邏輯其實是浮誇又不太合常理的。而孫羽希她會讓自己常態地待在一個自我省視的情感邏輯裡面,所以那股淡淡的、冷冷的感覺其實是因為她所要表達的比較像是在跟自己對話,雖然這樣的詮釋方式會讓歌曲聽起來稍嫌平淡,但仔細地聆聽卻不難發現,與其大聲嚷嚷宣示自己的各種態度,像孫羽希這樣的詮釋方式聽起來也顯得相當真誠。

 

 

淡定這個元素在近期的演唱我覺得是比較少見的,或許是因為表演的誇示或是選秀的排場方式,都讓一些原本可以單純的詮釋變得誇大不實,所以聽到孫羽希的聲音才會顯得有一種恢復單純的感覺,這也難怪這樣的歌曲我會有興趣聽完,因為她這種類似自問自答,好好把自己的思緒整理清楚的演唱思考邏輯,會讓人忍不住冷靜下來仔細揣摩與聆聽。這種演唱的邏輯是很成熟的思路,因為她先理性的組織內心的感受,以捫心自問的方式領導聽者前往她的演唱思緒,然後在情緒的鋪陳發酵之後,再或多或少的釋放真正要感性的內容。這樣一來,其實聽眾反而會更容易接收演唱者所真正要傳遞的訊息,因為比起我們常看/聽到節目上強烈的情緒起伏,先冷靜理性思考,理出情緒後才感性,才會有情感加成的效果,同時也讓整件事情變得更有誠意。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Vocal Balance System

VBSyst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