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這樣唱你聽得清楚嗎?

 

府鑫郵票 顏色偏黃版 正確版  字是人類溝通的媒介,而大部分的歌曲都涵蓋字眼。

當一位歌手模糊掉了咬字,將會有一部份的聽眾不知道歌者在說什麼,同時這些聽眾也容易與歌者將要表達的東西失去連結。你可以想像,當一個人口齒不清的跟你呢喃一些話語,你怎麼可能能夠知道他確切的在說些什麼?所以我認為一個好的歌者是必須要具備完善的咬字能力,否則對於聽眾來說文字與將要表達的情緒將會無法融合,聽眾的距離也就離歌者相對遙遠,簡單來說,當歌者的咬字動作超脫出平常輕鬆說話時的範疇,演唱的音質就會下降。

 

說到這裡,某次與朋友們漫無目的閒晃時,透過廣播,在喧鬧的服飾店前聽到了一個聲音,乍聽之下,我還以為天王杰哥又出了新專輯,正在推第N主打歌什麼的,但是仔細回想,最近都沒有在各大便利商店或是電視廣告上看到大幅度的宣傳,所以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於是在吵雜的街道上定耳一聽,才發現這聲音跟我認識的杰哥的聲音有出入。當時與我並肩的朋友是各個偶像劇的準時收看者,他馬上認出這個聲音是某部偶像劇插曲的演唱者,同時解開我的疑惑,說這個是出自一位叫做陳零九的創作人之口。

陳零九的特殊咬字動作,真的是很直覺的讓我聯想到周杰倫,兩個人主要都是舌根會很直接的因為想要發出聲音而抬高。雖然比起西語或是其他外來語,中文沒這麼多彈舌的動作。但是對於中文,舌頭也是咬字器官,而一旦舌根抬高幅度過大或是動作太僵硬,舌頭的動作就會被限制,咬字就會變得很不自由,所以只要字句進行得稍微快一點,舌根僵化的舌頭就會跟不上,咬字就會變得有點口齒不清。而且這個動作其實是阻礙發聲,因為舌根抬高會直接縮減氣管通道,空氣的輸出會變得很不順暢,所以不用說唱歌,連講話都會有一股憋著氣說話的感覺。

 

 

但是比起早期的周杰倫,陳零九的咬字還多了一點慵懶的感覺,這可能是因為他在舌根抬升的情況下─已經不好咬字的情況下,還刻意放棄咬字,這樣有很多需要捲舌的字音就會被這個動作吃掉。

 

 

說實在這對我來說是好聽的聲音,只不過在我耳裡是一種不完整的感覺,有時候甚至是已經近乎口誤程度的咬字。而且在不善於依靠聲門閉合動作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因為想讓空氣通過這個塞住的動作而打開聲門,或硬是擠過被舌根塞住的喉部動態,造成要不就是氣音,要不就是很憋的唱上去的兩極音色,演唱起來其實會因為動作繁多而特別辛苦。

 

雖然大部分的聽眾都只是聽一個感覺,不過當一個不會樂理的人聽到一首新歌,都會很直覺地把它分成三個概塊來評分:曲調喜好、聽覺熟悉程度與清楚程度。其中我認為清楚程度會是比較客觀的,撇開情感的表達合不合邏輯,字句的清晰程度是一翻兩瞪眼的,沒得商量。而音樂裡的"感覺",是要讓情緒涵蓋在對的字眼並且發生在合宜的時機上,那這個"感覺"才可以成立。除非歌者已經很明確的設計好吟唱的橋段,或是故意營造出演唱情緒與字句相反氛圍的設計,否則完整且明確的字句對於整體的感覺會是必要的。

相對的,咬字的清楚與否對於完整的演唱來說,是佔有一定份量的關鍵。只不過,雖然一直強調咬字的重要,也千萬不能矯枉過正的去咬文嚼字─就像一開始所說的,當我們的咬字離開我們平常說話時的動作範圍,那只會讓我們的咬字器官過度忙碌而緊張,導致舌頭僵硬、咬合緊繃,甚至頸部拉伸,這樣其實會很直接地去阻擾聲門正常閉合,也就是發出聲音最重要的一個環節,而一旦這個環節被上述這些多餘的動作左右,製造出的聲音品質也會因此降低。

 

 

所以我們在演唱時應該保持正常放鬆說話時的咬字動態,才配合自己設計好的情感態度,最後再作用回音準上,才會讓我們演唱過程中保持輕鬆的喉部動態,製造出的聲音品質才能得以維持。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Vocal Balance System

VBSyst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