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 cover

 

 

TobiAG 來到了年底的發片期,很多歌手都會選擇在此時爆發他們累積已久的創作能量,帶給身為聽眾的我們在聽覺上驚喜。飛兒樂團在12月中發行了(不含精選輯)第七張創作專輯「Better Life」。從之前的第一張同名專輯發行到目前也有九個年頭,即便中間的專輯創意上並沒有受到聽眾群太大的迴響,但其中他們也發行了幾首我們耳熟能響的作品像是「月牙灣」、「第十行星」、「荊棘裡的花」、「千年之戀」等歌曲。而飛兒演唱時的音色使用似乎變成F.I.R.樂團的一個標誌,很多人因為那個空靈般的音色開始成為他們的粉絲。但這樣的聲音使用似乎在這張專輯的轉變上成為一種負擔。

 

5453386778_a62ac4ec53_o   

我們在之前的「王詩安- 你好嗎」專輯剖析中有提到過,台灣女歌手中,每唱到高音要「翻」成虛虛的音色似乎是個常態。會使用「翻」這個詞是因為,大部份的人在使用聲音溝通時,我們最原始的音色其實不會在特定的情況下,有虛掉、聲門偏向張開的狀況產生(大家可以試著想像卡通人物米奇的說話方式)。而飛兒的演唱完完全全地就是在「翻」轉中不斷地變換,這張專輯正是把「翻」這個動作,呈現地越來越明顯,從前幾張專輯中的vocal表現,這絕對是可預期中的事。尤其專輯裡曲子的音域寬度,覆蓋在飛兒會在音色處理上容易出現尷尬的區域遊走,這樣的狀況顯現出來的機率非常高。

 

從近幾次的專輯中不難發現,這個「翻」的動作可能已經從之前的,可翻可不翻漸漸地累積變成非翻不可的境界,每每飛兒演唱約莫是在接近中央C右邊第二個D的音高時,她就非得要降低聲門閉合的發聲效率,配合喉部結構向上向外。這樣的選擇並不是不被允許,而是以客觀面來說,除了在技術面會造成聽覺上的音色不連貫之外,情緒上更是容易定格在二分法的世界中。我們會發現飛兒在「天使都哭了」的演唱中試圖想要回到肯定、具有激勵的音色使用的時候,難度比以往增加了不少。

另外人聲音色的概念,其實跟顏色或是亮度的現象類似,它是屬於一種漸進式的調整,讓音色有著不一樣的改變,並非只有開或關。回到使用面,這樣「開或關」的使用方法對於聲音使用機制來說常常是尷尬,且容易有不協調的狀況產生,整體的狀況常常要是一不穩定,對現場演唱會一定會有很大的影響。

 20131211162426_tw_omg_news_831912  

旋律是確定的,歌詞也是,音色調整在有效地傳達情緒上佔了大部分的比例,假如我們沒有適切地將工具準備妥當,又怎麼在字句上作出微妙變化呢?人天生的本能的確能夠在音色上隨著情緒,有著不一樣的調整。但配合上音高,和微妙的音色差距,沒有了訓練的聲音就會是被鎖鏈絆住腳的舞者,想展現,但實質呈現上卻達不到那樣的效果。專輯中的「花瘋」就是飛兒在演唱細節上比較有著墨的作品,我們除了能聽的到飛兒本身習慣的聲音使用外,在字裡行間音色鬆緊的調整,不捨及選擇逝去的糾結拿捏得相當有想法,和專輯中其他歌曲比較起來,是相當突出也有層次的作品。

 

整體來說,假如飛兒能夠在音色選擇上再做更多思考,無論是搭配F.I.R.華麗的編曲或是簡單的編制下,更能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之外,還能激起更多漣漪。說白話些,連聽者都能猜到下一句的聲音慣性使用路線的時候,其實就表示演唱者在對自身聲音的了解上,及情緒和聲音的關係上該多下些功夫了。

 

推薦聆聽:

i remember 

 

better life

 

參考影片:

消除換聲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BSystem 的頭像
VBSystem

Vocal Balance System

VBSyst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